GOLD MANTIS LAW FRIM

上海金螳螂律师事务所

开篇致词:芒种螳螂生
来源:金螳螂律师事务所  | 作者:李正义律师 | 发布时间: 301天前 | 260 次浏览 | 分享到:
尽管在上海这样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城市,已然极少有机会看到农民在田间地头收成播种,但是生于皖地的我,每到这一节气仍会忆起故乡“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处停”的景象。


时雨及芒种,四野皆插秧。
尽管在上海这样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城市,已然极少有机会看到农民在田间地头收成播种,但是生于皖地的我,每到这一节气仍会忆起故乡“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处停”的景象。
我自2000年执业至今,一直坚定不移地从事并醉心于律师这一职业,也曾为这份职业理想选择攻读硕士,力求法律事业上能有更大造诣。现人到不惑之年,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在人生的漫漫长路上已经执业十八载,心下感慨流光容易把人抛。时任过当年黄山市最年轻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把代理案件推向过最高法院,处理过标的额数十亿的大案,代理过的案件上百起,担任过多家大型企业法律顾问,学术论文也斩获过全国性大奖,更有稳定的高端客户,在建筑工程专业领域可说是小有所得。
或许父母自我出生时赋予我的名字——正义就冥冥之中已经注定法律职业是我这一生逃不开的宿命。经常有人打趣,问我的名字是不是因为做律师才特意改的。幸而,我对法学一直怀有极大的热忱,对成为一名维护社会正义的律师心向往之,且时至今日,初衷不改,也算没有辜负父母的苦心孤诣。
办公室窗外一如往常灯火葳蕤,我心中蠢蠢欲动了数月的想法却惊蛰般破茧成蝶——创立一家公司制经营的新型的律师事务所。褚时健老先生在杖国之年创业、耄耋之年结果,与之相比,我还年轻得多。倒有不少客户极力赞成和支持我这一大胆的想法,心下甚为感动。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创设一家公司制的律所并非易事,笑我螳臂当车。我一笑置之,心里暗想,莫笑狂夫老更狂,推轮怒臂勇螳螂。螳臂当车的勇武并非人人皆有,也并非人人可解其意。我找到我的学妹郑璐,问她是否愿意一同披荆斩棘,踩出一条我们自己的罗马大道。郑璐是复旦大学毕业的法律硕士,属于颜值与专业才华比翼齐飞的资深执业律师,专攻婚姻家庭等民事方面的诉讼和非诉讼业务,颇受当事人好评。可喜的是,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后来,我又接触了在劳动法方面经验极为丰富的柴菊香律师,对她雷厉风行、细致严谨的工作作风极为赞赏,她也甚为认同我的经营理念。再后来,在公司股权方面颇有成就的孙律师、在刑事领域十年磨一剑的金律师、在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赔偿方面成绩斐然的朱律师等众多英才纷纷加入我们的阵营,才有了今天声势浩大的精英律师团。
律所的名字是早已定下的:金螳螂。螳螂者,善捕害虫,益虫也;善筑巢,工匠也。我希望自己,也希望律所能够像螳螂一样在这世间匡扶正义,助世人惩奸除恶,即使面对强大的对手也面不改色不退缩,勇往直前。莫道无兵祸,夜行犹带刀。亦希望我们团队像工匠一样精心雕琢自己的专业知识,能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首屈一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万分感念对我抱予极大信任的伙伴们在我的造梦路上与我携手共进。以后,风雨兼程,我们同在。
古时芒种分三候,一候螳螂生;二候鹏始鸣;三候反舌无声。芒种将至,愿我们金螳螂生生不息,繁荣百年。我心足矣。



1